升降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升降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席世明用短暂而绚丽的生命在援疆一线书写一段传奇待到石榴满枝头

发布时间:2021-01-22 11:52:06 阅读: 来源:升降机厂家

天津北方网讯:炽热的一团火,在2019年1月14日上午11时,熄灭了最后的温热。那一刻,牵挂着他的维吾尔族同胞们的心,碎了。

我市第九批援疆干部、于田县招商局副局长席世明突发疾病,经津、沪、新三地医疗专家合力抢救,最终还是离开了他深爱的人、深爱的热土。

援疆干部芦玉香回忆起那一幕,眼泪止不住地流。她清晰地记得,1月6日晚10时在赶往医院的途中,席世明呕吐不止。她担心地说:“快过年了,回家机票都买好了,你可千万别倒下啊!”

“没事儿,哪那么容易!咱下周还得看望‘小石榴’呢!”

大家仔仔细细回忆,这是席世明生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小石榴”,这个不满两岁的维吾尔族小姑娘,成为席世明最后的惦念。

“席局长说了,等孩子两岁,他一定会过来给孩子过生日。说这话时的情景好像就是昨天,可是我的亲人却不在了。”马衣尼木汗是“小石榴”的妈妈,提起席世明,她忍不住抹起了眼泪。

她怎能不伤心?在她心里,她们一家与席世明、与天津援疆于田工作组有着胜似亲人的情感。

怀孕8个月时,马衣尼木汗患上了严重贫血,2017年4月的一天,住进了于田县医院。因家庭非常贫困,她拿不出输血的费用,坚持要出院。产科主任芦玉香了解情况后,立即在工作组里发起了捐款,席世明带头,不到20分钟捐得善款2100元。马衣尼木汗得救了。

接下来的日子,这位维吾尔族孕妇的情况一直让大家牵肠挂肚。

5月17日,一个新生命在大家的守护下诞生了。出于感激,马衣尼木汗再三恳请工作组的亲人们给孩子取个乳名。

“叫‘小石榴’怎么样?”席世明思考良久,“一是祝愿孩子像石榴花一样美丽,二是寓示着各民族像石榴籽一样紧紧抱在一起。”

“小石榴”!这个小婴儿成了大家心里割舍不下的小宝贝儿。

此后,席世明和援疆干部们走进了这户维吾尔族人家。这一家人的日子过得太苦了,院子地面没有硬化,屋里除了一个土炕,再无其他,三个孩子年龄尚小,全家年收入只有2600元。

“得帮帮他们!一定让他们感受到社会主义大家庭的温暖。”

马衣尼木汗出院的第二天,席世明就忙了起来,带领大家亲自动手修缮凉棚、挖筑馕坑、平整地面,短短几天,小院焕然一新。席世明琢磨着得给这个家庭增加一些收入,出了产褥期,马衣尼木汗来到了“天津小镇”售楼处当上了一名保洁员,一个月工资2000元。

“席局长就是我们的亲人,‘小石榴’知道,她的名字是天津的舅舅给起的。”闲下来,马衣尼木汗时常和孩子一起翻看手机里的照片,一幕幕欢乐的时光就在眼前──

女儿百天了,席世明和援疆干部们来了,带来了奶粉等营养品,还有米、面、油,大家争相抱着孩子,怎么亲也亲不够;

过节了,席世明和援疆干部们来了,嘘寒问暖,告诉她有困难就说话,大家都是一家人,帮一帮准能渡过难关;

女儿一岁生日了,席世明和援疆干部们又来了,大家一起热热闹闹地给孩子过了个周岁生日,欢快的笑声仿佛还在小院上空回荡。

“感谢共产党派来的天津亲人,没有席局长,没有援疆干部,就没有我家今天的生活。援疆干部对我们的恩情,我会慢慢讲给孩子听。”

马衣尼木汗盼着孩子快点长大,她想带着“小石榴”到天津去,好好感谢、看望席世明的家人。

住在托万库木巴格村的图尼萨汗·巴拉提坚持要送席世明最后一程,她说,她和席世明的家人一样,痛失了一位至爱的亲人。

1月7日一大早,村委会干部跑来告诉她:“你家亲戚生病了,正在医院抢救。”听到这个消息,这位50岁的维吾尔族大姐慌了神儿,坐了6个小时的公交车,赶到和田去看她的这位亲戚。

每一个援疆干部入疆后都与维吾尔族贫困户结成了亲戚,帮助他们解决实际困难。在村委会的结亲会上,席世明见到了图尼萨汗。那天宣布结亲名单后,他冲着图尼萨汗一家跑过来,话还没说,一脸灿烂的笑容。

他把这个亲戚放在了心上。隔三岔五就来转转,拿来了米、面、油,边聊天边到地里、羊圈里看看,回来后一家人一起做饭,其乐融融。入冬了,他看到亲戚们的鞋坏了,该淘汰了,悄悄记下每个人的鞋号,下次来的时候送给每人一双新棉鞋。图尼萨汗的老伴儿生病做手术,席世明放心不下,买了营养品前来看望。

援疆时间越久,与维吾尔族同胞的感情越深。席世明常说,民族团结就是将心比心、以心换心、重在交心。

托万库木巴格是个封闭的小村,乡亲们都不愿意出门打工。席世明三番五次做工作,图尼萨汗相信了他,先是支持女儿和女婿去广州打工,后又同意小儿子去阿克苏地区工作。又听了席世明的建议,扩大了肉羊养殖规模,增加了肉驴、鸽子的养殖。“去年,我们全家收入大幅提高,成功脱贫了,房子也是新盖的。”图尼萨汗说。

“有困难就找我!”图尼萨汗一直记着这句暖心又朴实的话。可是现在,她信任的汉族兄弟躺在了病床上,安静不语。她把手伸过去握住他的手,轻声问一句:“席局长,你好吗?”没有回答。她把带来的核桃、大枣放在床边,盼望着他快点醒来。

从和田回来,图尼萨汗哭了一路。回到家的第二天,她收到了4大包新衣服,她知道那是席世明的爱人托人送来的。

席世明走了,维吾尔族同胞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中。得到消息的群众陆续赶来了。人群中,有在他的带领下第一次走出和田、来到天津的乡亲们;有在他的帮扶下,养羊脱贫的群众;也有与他共过事、深受感动的基层干部,还有很多叫不出名字的维吾尔族百姓。

一个普通的援疆干部,用他短暂而绚丽的生命,书写了一段传奇。

那一刻,挥手送别,悲痛不已。

4月3日,席世明生平事迹正式入驻库尔班·吐鲁木纪念馆。纪念馆门前,两棵石榴树吐出了嫩绿的叶片,枝条在微风中轻轻摇曳。不久之后,这树会结出烂漫花蕾,花蕾会吐蕊绽放,甜甜的石榴定会缀满枝头!

风流霸业商城版

美人传破解版

战火纪元

新世界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