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降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升降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泉州一高中生留遗书自称死罪看到他请劝他回家

发布时间:2021-01-20 19:26:43 阅读: 来源:升降机厂家

翻开这本普通的笔记本,隽秀、工整的笔记映入眼中,但是细细读着这一行行字,令人不由唏嘘,深深叹息。

(王某锋留给父母的字条)

这是泉州五中学生王某锋笔记本里的一张字条,里面的内容却是对父母的告别,对自己后事的安排,可以说,这就是一封遗书!

而除了这张字条,笔记本里还有另一封信,这是写给姐姐、姐夫以及平时比较亲密的好朋友的留言。字里行间,依然是对亲友们的种种交代以及诀别!

(王某锋留给姐姐姐夫以及好友的信)

王某锋遗书全文

(给父母)

“叩禀父母在上,儿诚不肖,死罪,死罪,咎皆由我,列位莫要错意。愧望止哀,厚颜请余遗生一愿,乞后事一切从简,从轻动扰。”

(给亲友)

“姐姐,姐夫,要是我的身首尚在,把我的骨灰带回马甲,找棵苗子,拿我的骨灰育它。我想来世做一棵普普通通的树,好好清静清静,就把它当做我吧,想我了就去看看我。感觉就像在做一场梦,也没有那么真实嘛,看开点就好了。替我好好照顾爸妈。对不起,来不及见一面我的外甥(女),好好抚养他(她)成人,别像我一样。

老郭,对不起,辜负了你的信任,还给你添麻烦了,还有马老师。

晓莹,你的书有几本在空调那的长椅上,椅脚有个袋子里有两本数学,其他的都在隔壁桌上和我的书包里。对不起啊,借了结果还没有收拾好。有空的时候自己收拾一下吧。我也没什么东西可以补偿的,要不我的吉他就给你吧,跟春莹学琴噢,别老是那么屌丝。

SB三人组,还有邱滨,认识你们那么久了很开心,特别是鸿文仔个大傻叉,你们有空来陪我喝酒。

倩莹,上大学少吃点,看你刚集训的时候多瘦,刚找对象了。

剑敏,抱一个,还有金辉,他妈爱死你了,怎么可以这么逗。

黑丝,考个教师证回来,找个好男孩。”

究竟是发生了什么,让一个准备念高三的18岁大男孩写出了这样一封信?

他现在到底怎么样了?他到底在哪里??

王某锋的姐姐说:“昨天下午两点多的时候找不到人,打电话也打不通,就去他的房间里,才找到这张字条。有一天晚上他有发微信问我,因为我婆家是马甲的,他问我那边能不能种树,我说可以,要种什么树,他就没回我,我再打电话他也没接。”

上一页12下一页显示全文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王某锋与家人合照)

王某锋的姐姐说,他们家住洛江金凤屿小区,弟弟是学艺术的,过完暑假就要上高三了。暑假期间都在补习班上课,平常学习成绩不错,周五晚上她和老公才去把他从学校接回来。不曾想,周六下午,弟弟从家里出门,音讯全无。

(王某锋的绘画作品)

王某锋的父亲说:“周五晚上他妈妈看到他全身都是泥土,还有水,就叫他去换衣服睡觉。 到半夜起来看不到他在房间里,吓死了,再找就看到他用窗帘把自己的脖子勒的一道道红红的痕,窗帘他拆不下来,就用剪刀剪成这样。”

(王某锋的剪碎的窗帘)

王某锋的父亲说,自己平常管教比较严厉,儿子性格又十分内向,加上学习压力不小,之前又和同学有些口角,去年有一段时间,王某锋的情绪特别不稳定,于是休学了一年。

王某锋的姐姐介绍说,王某锋之前也有近视,去做激光手术后,就有说好像有飞蛾症,飞来飞去,最近说越来越严重。

事情发生后,王某锋的父亲随后多次联系他的朋友和补习班的老师,可是依然未果。在金凤屿小区的监控中,只见8月15日下午14点48分,穿着红衣服的王某锋走出西侧大门。而从警方调取的路面监控中,王某锋走出小区后的半小时里,金庄街两个方向都没有他的身影。

王某锋的家人深深的担忧着,他出门只带了一部没有SIM卡的手机和自己的银行卡,他能去哪里,他究竟去了哪里?

希望大家能帮帮忙,如果有看到王某锋,或者有他的消息,劳烦通过电话13599935367联系王先生。(来源:新闻广角)

上一页12下一页显示全文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闽南网8月11日讯 “一早上起来就啰啰唆唆,娶了你我一点笑容都没有!”

“你这么说,是我哪里不好?我有问题你直接跟我说啊!”

“砰”,厨房的砧板被重重地摔在地上,妻子吓得不敢再说话了。沉默寡言的丈夫吼了一句:“一大早就开始唠叨!烦死了!”

妻子周女士也很心烦,结婚快20年了,自己一点都不了解丈夫心里在想什么。夫妻俩都是三明人,一年多前在泉州市区开了家夫妻店,还有一儿一女,但最近周女士却想着是不是要离婚。看到海都报金牌调解栏目,她想知道是否婚姻还有转机。昨天,她打进海都热线通95060求助。

夫妻一个话太多一个没话说 咋办?

【家长里短】

耐不住唠叨 丈夫抄起砧板摔地上

周女士说,自己是个心直口快的人,而丈夫老江老实内向。“当时就图他老实,结果发现他太老实了。”

吵架那天,周女士一早念叨店里的事,最近没什么生意,两人都挺着急的。周女士琢磨着把菜品改良一下,“你看人家店里,汤头要多加点调料才有味道”、“这里人喜欢吃粗的面”……周女士不停地说,老江埋头做菜。说出去的话就像拳头打在棉花上,白费劲。

“店里的事这样,家里的事也这样!”周女士由唠叨开始变成埋怨,把心里的委屈、责怪都倒出来。“当初婆婆重病在床,都是我在端屎端尿,跟你抱怨,却被你哥哥说是‘搅家婆’。”老江一直沉默听旧账,妻子的唠叨却刹不住车,“砰”,砧板摔在地,一切才终止。

他们的斗嘴通常都以这种方式结束。周女士说:“吵架也要你来我往才吵得起来,可他就是不说话!”她急得不行,就拿话激,“是不是觉得我不配做你老婆”?老江急了,随手抄起东西,有时是勺子,有时是砧板。最严重的一次,丈夫拿起菜刀往自己脖子上比划,每次都让她心惊胆战。

【金牌调解】

性格有差异 需要各自忍让磨合

昨天,凤山社区居委会负责妇联工作的汪大姐和海都记者一起到店里调解。

“我看你俩挺有夫妻相的嘛!”一看到老江夫妇,汪大姐说了句缓和的话。

“他没有不良嗜好,就是不跟我沟通。”周女士一脸委屈。

老江正忙着给店里联系外卖订单。随后汪大姐直接问老江:“为什么不跟你老婆沟通呢?”

“她太唠叨了!她家人也知道。”老江如实说,“做生意这么忙,妻子一大早就不停地说,隔两三天旧事重提,我被逼急了,摔东西才能止住她。”

汪大姐跟老江讲,其实夫妻俩没有大问题,就是一个话少一个话多,性格不一样。她劝老江,以后心里有意见要跟妻子好好说,或者用开玩笑的方式化解矛盾,不要用过激的方式。

汪大姐又劝周女士多看看对方的优点。“你看你老公对店里很上心,不是不负责任的人。”“老江其实没有啥原则问题,也没有不良嗜好,就是话比较少,两人沟通上出了点问题。”周女士又举一例,之前做子宫手术前,老江曾冷冰冰地来了句:“不开刀是死,开刀也是死,你看着办吧。”汪大姐听后笑了:“你看,他其实是关心你,要你去开刀,只是不会表达。”

“夫妻是上辈子修来的缘分。”汪大姐劝夫妻俩,婚姻有时候不能太纠结对错,遇上性格不同的地方,需要慢慢磨合。老江听完,答应以后有事一定讲出来,周女士点点头,说日子还要过下去。(海都记者 彭思思)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海都深读·第五十四期

疯狂的聘金

疯狂的聘金

闽南网8月11日讯 “爷爷那一代,要一斗米;爸爸那一代,要一头牛;儿子那一代,要了全家命。”一首民间打油诗,说的正是当今高企的聘金。

高聘金到底会不会要命?看看他们的遭遇就知道了。陕西小伙陈森付不起16万元聘金,准丈母娘拉着女友梁婷要去堕胎,引发一场争执,还惊动民警从中调解。远在北方的老父亲最终带着“最豪华阵容”赶来泉州谈判,现场宛如一场惊心动魄的博弈。博弈的结果是,陈父举债、陈森写欠条,双方顺利订婚。

并不是所有的妥协都能修成正果。泉州小伙林侃,面对“一二十万元、至少1斤黄金和要有大房子”的要求,几度纠结后,还是一一应承,以为这样就可以把女友小悠娶进门了,哪想曾经的准岳母已悄悄为女儿安排了土豪相亲。伤心欲绝的林侃在经历多次分分合合之后,最终放弃了这桩婚事。

泉州市区的姑娘林婷,一度因为男友拿不出8.8万元聘金,而以绝食的方式逼母亲就范,逼迫不成选择与男友私奔。岂料,婚后她反而要为家庭日常负担,夫妻俩从冷暴力上升到拳脚相加,只能协议离婚。当她抱着孩子偷偷回到泉州时,母亲接纳了她。

“我们不该结婚,门不当户不对。妈,我错了。”她一头钻进母亲的怀里,林婷的遭遇,正是许多丈母娘的担忧。

聘金要不要给?给多少合理?各地都有不同的“行情价”,有的一个村就有多个价,网友拼凑起来的福建各地聘金大全,就可见一斑。

古时,聘金不仅是习俗,有些还有法可依,从西周开始就以国家立法的形式存在着,那时聘金是理所应当。而今时,裸婚已不是新现象,“有情饮水饱”,聘金一分不要的也大有人在。新中国的《婚姻法》也没有再提及聘金这些字眼。

幸福的婚姻,需要聘金吗?不需要吗?

聘金不够 竟要女儿打胎

旅馆狭窄的过道上,3个中年男人倚墙立着,“这简直是卖女儿嘛”?说话的男人用脚碾灭烟头,走进对面房间。他是陈森的父亲,此次从陕西赶到泉州,专为儿子与梁婷的婚事而来。

争执声从房间内传了出来,“别吵了,我们分手”。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陈森的脸上,梁母一手抓住陈森的T恤,还要接着打,梁父赶紧把她拉住。陈父见此立即把陈森拽到身后,推搡出门。

“妈,你们这是要逼死我啊。”梁婷坐在房间床上,满脸是泪。

海都记者站在门口,不知所措。1小时前,记者接到陈森电话。他在电话里大喊:“你快来劝劝,谈崩了,我俩要完了。”记者和他是陕西老乡,地缘产生信任,他喊记者过来劝架。此前,他说只要聘金的事谈成,今年年底他们就能结婚。

最“豪华”的谈判阵容

7月底一天下午5点,泉州市区一家旅馆,一个标准间里,梁婷的父母坐在临街窗下的椅子上,27岁的梁婷靠墙坐在床上,不时用手背揩去眼泪。黑色宽松短袖的外衣遮不住她凸起的腹部。另一张床上,陈森的爸爸、二爸、三爸、四爸(注:北方对叔伯的称呼)依次坐下。26岁的陈森说,按陕西村里的规矩,这次谈判,父亲出动了最豪华的阵容。

“11.9万,不能少一分钱,拿不出来结什么婚,”梁母继续施压,“已经减了5万,再少就不用谈了。按龙岩客家规矩,聘金至少要16万”。

“梁婷妈,关键两个娃娃喜欢,梁婷肚子大了,先领证,聘金啥的以后再说。”陈父说话带着浓重的陕西味,“莫让娃娃难过”。

“聘金是诚意。聘金不够,我带她打胎,嫁不出去,以后我养她。又没诚意又没钱,你让我怎么相信我女儿跟你能幸福。”梁母作势去拉梁婷。

“妈,他家真拿不出那么多,”梁婷回头望向陈森,想甩开母亲手臂。

“我当初就反对你们在一起,你不听,现在怎么办?我是为了你好,”母亲声嘶力竭吼完,双腮涨红,瘫坐进椅子咳嗽不停,身体蜷缩成虾米状。梁母得了甲亢,不能激动。梁婷心疼地轻抚母亲的后背,给她顺气,大颗大颗的眼泪掉下。

“在老家2万元就能娶个媳妇,4万元媳妇模样随便挑。”陈父叹口气,看着梁母,“将来过门,你们不用给梁婷办一分钱嫁妆,我刚盖了3层楼房,女娃过来啥都有”。

“置不置嫁妆那是我家的事,嫁女儿的聘金数目是客家规矩,”梁妈解释,客家人嫁女儿时,要请全村人吃喜酒,还不收礼金,大女儿出嫁时,梁家在院子里摆了30桌,二女儿要更风光。

“梁婷妈,家里这边只能出7.9万,剩下4万陈森两口婚后给你,你看成不成?”陈父试探地张嘴。

“买东西分期呢?以后的事情谁知道。”梁母再次站起来,拉扯梁婷,“马上订票,晚上回龙岩”。

梁婷忙回头,看见陈森缩在电视柜旁,一直沉默不语。后来她说,当时多想陈森站出来,拉住她,可他没有。

梁婷挣脱母亲,跪在地上,“妈,我们说话算数,一定还,陈森会记得。”这一跪,让所有人都惊到了。

梁母用力跺了几下脚,冲出房间。紧跟其后的梁父留下叹息起身离开。

当爱情遭遇16万聘金

陈父踢了一脚陈森,他才回神,扶起跪在地上的梁婷。谈判谈崩了,屋里只剩下陈森和梁婷面对面坐着。“今天,我感觉自己快哭干了,”梁婷说,她多想回到4年前两人刚认识时的幸福时光。

2011年,高职毕业的梁婷在一家宾馆当财务,平时爱玩网络游戏。陈森在福州一家建筑公司打工,也喜欢玩网络游戏,陈森是新手,在向高级别玩家讨教时认识了梁婷,两人偶尔通过电话聊聊。

一次聊天时,陈森说:“3天内,我一定要追上你。”梁婷羞涩地点头说“嗯”,还提出想见个面。“这是个美丽的误会,”陈森笑了,“其实我说的是游戏级别追上她”。

没想到两人一见如故,梁婷是标准的南方姑娘,皮肤白皙,骨骼瘦小,陈森则皮肤黝黑,瘦削脸庞上有双漂亮的眼睛。梁婷说他俩“巧克力配牛奶,绝了”,很快确立恋人关系。

只要陈森有空,他就会坐1个多小时的动车去龙岩看望女友,半年下来,动车票攒了好几摞。随后工作调动,他来到泉州。梁婷心疼他太累,开销大,辞掉工作,赶到泉州陪他。

2013年,两人各自向家人提出结婚的想法,梁母当时让陈森拿出16万聘金,而当时的陈森只有1万多元的积蓄,梁母知道陈森的家底后,坚决反对两人在一起。而陈父也因为聘金问题不同意这桩婚事。

每次家人打电话询问时,陈森和梁婷就骗家人说分手了。“人,其实不需要太多的东西,只要健康地活着,真诚地爱着,也不失为一种富有。”又一次对母亲说谎后,梁婷在微信朋友圈里写道。

今年春节前,陈父催促陈森早点回家,陈森回家后才发现原来父亲安排了一个同村姑娘相亲。陈父说,同村姑娘知根知底,也不嫌弃陈家因盖新房还有5万债务,更不要聘金。

为了安慰父亲,陈森去见了那姑娘,把手机落在家。梁婷给陈森打电话,来电显示“老婆”。陈父接通电话,说要让梁婷死心。她便发短信主动提了分手。当晚,陈森买机票飞回泉州找她。

这一次,两人吵了一架,却在惊喜中结束——梁婷发现自己怀孕了。陈森允诺年底把孩子生下来,补办婚礼,戒掉买电子产品的爱好,攒聘金和奶粉钱。而这时他才发现,老板跑路,他的工资还不知找谁结算,16万聘金显得遥遥无期。

写给准丈母娘的欠条

后来,当梁母在鲤城区出租房里知道女儿怀了陈森的孩子后,立刻拉着她要去打胎。陈森拦住她们,双方发生争执。陈森报警,经过泉州民警调解,双方长辈决定面谈,于是有了开头的这场谈判。

“谈判成了死局,要不我们分吧,我自己把孩子养大,”梁婷看了陈森一眼,说得漫不经心。

“都怪我没本事,”陈森说着。梁婷没吱声,突然站起来走进对面陈父房间。

陈父正瞅着电视,但眼神是空的。常年面朝黄土背朝天,陈父背驼,即使坐着,脊背与椅背也成45°。梁婷本意想求陈父妥协,去找亲戚借钱,但张嘴时却说不出口。

陈父打开第二包烟,点着一根,一口没抽,架在烟灰缸的边沿。“再这么吵下去,两家将来怎么做亲家,”他说,家里有50亩葡萄正等着喷药,“我最迟明天晚上走,陈森妈照顾不来”。

梁婷“嗯”了声,转身离开宾馆,去找住在表姐家的母亲,陈森追下楼帮女友拦出租车,掏遍全身口袋,发现居然连10元钱都凑不够,沮丧地回到旅馆房间。

第二天一早,梁家父母再次走进旅馆,陈父早已在房间等着。梁母换件红花黑底连衣裙,一进屋就亮话,“梁婷非要嫁,拦也拦不住,按你们的方案来,但婚书上要写16万,陈森要写个欠条”。

梁婷解释,婚书写着男女双方姓名和生辰八字,及聘金数目,要传给整个家族的长辈过目。虽然实际聘金只有7.9万,但婚书要写16万。“我们客家嫁女儿,没谁少过16万,”梁母补充道。

陈父心里嘀咕,婚书写16万,万一以后梁母拿婚书再要钱呢?梁母看出陈父有些犹豫,“放心,我不会讹你的,我妥协全是为了女儿”。她不想再发生争执,“我们订了下午1点回家的票,你决定了告诉我,没得商量”。梁母一走,陈父向兄弟们借了6.5万,决定第二天就去龙岩订婚。

离开前,梁婷拿出自己所有的积蓄1万元交给陈森,告诉他,男方第一次去女方家,要给女方家亲戚发红包,称“发红”。客家人讲究“天上雷公,地下舅公”,所以要给梁婷弟弟包800元,重要亲属包500元,其他人随便包即可。她再三叮嘱陈森,重要亲属的红包一定不能少,因亲属们会到处去说收到红包大小,“妈妈说红包多才有面子”。

去龙岩前夜,陈父取出8.5万,拿出其中的7.9万,反复数3遍才套上塑料袋,剩下的钱放进随身小包。私下,陈森写了一张欠条给梁母,数额是4万元,3年还清。

在龙岩订亲完回泉州的动车上,陈父身上只剩307元,兄弟们让他细算算钱都去哪了,他长舒一口气:“就这一个娃,我马上抱孙子了,何必算那么清楚呢!”

上一页123下一页显示全文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闽南网8月11日讯 前一秒还跟在妈妈身后蹦蹦跳跳,后一秒妈妈却被突然坠下的广告牌砸中,倒地不起,送医抢救无效身亡。前晚10点左右,安溪县凤城镇新安西路,9岁的男孩亮亮(化名)跟随妈妈回家路上,亲眼目睹这悲惨一幕。目前,安溪警方已经介入,涉事的店铺负责人正在协助警方调查。

坠落的广告牌主要为木质结构

讲述 听到一声巨响 众人抬广告牌救人

昨天下午,海都记者来到事发的店铺前看到,这是一家鞋服品牌专卖店,掉落下的广告牌还留在原地,四周被拉起了警戒线,广告牌下,还可看到斑斑的血迹。广告牌长七八米,宽两米左右,主要为木质结构,也有部分钢结构,店铺门上,还悬吊着不少木条和电线。

邻店监控拍下事发过程(监控视频截图)

“我还奇怪,今天怎么隔壁的没来开店”,左侧一家服装店的店员说,平常这家店每天都开门,晚上10点半左右才关,她到昨天下午来上班时,却还看到店门紧闭,后来一打听,才知道出事了。

在附近另一家店上班的郭女士,是最早打电话报警的人,“当时我在店里,只听到‘轰’的一声巨响,就赶紧出来看”,郭女士回忆,当时她跑出来,周围也有不少人围了过来,得知广告牌压了人,大家赶紧将广告牌抬起来,“我当时去拉她出来的时候,她还有呼吸,但已经很虚弱了”。

约5分钟后,伤者被抬出,并紧急送往医院。遗憾的是,在送至安溪县医院抢救后,仍然没能挽回伤者的生命。

监控 男孩幸运躲过 妈妈在他身边倒下

事发店铺旁边是一家自行车行,车行老板告诉海都记者,当时他们已经关门,不过,店铺的监控记录下了整个事发经过。

记者从监控中看到一名女子和一个男孩,据了解,女子姓谢,那名男孩是她的儿子亮亮。根据监控中的时间显示,晚10时0分2秒,谢女士穿着浅色上衣、深色裤子,左手提着一个塑料袋,右手拿着一把雨伞出现在画面里,走在前面,亮亮离妈妈有些远,他们从几间店铺前面经过。

10时0分6秒,妈妈回头看了一眼,似乎招呼亮亮要跟上,随后亮亮一阵小跑,蹦蹦跳跳跟在了妈妈的身后,就在亮亮跑到妈妈身后时,10时0分10秒,一店铺的广告牌突然坠落,谢女士瞬间被广告牌压住,一旁的亮亮,有个微小的躲避动作,往路边一闪,幸运闪了过去。

妈妈被广告牌压倒并盖住的一幕,亮亮全目睹了。之后亮亮显然有些蒙,不知道该怎么办,直到几分钟后,孩子的家人,以及派出所民警、救护车赶到。

家属 离家仅四百米 没想到发生这悲剧

死者谢女士的家,离事发地点大约400米。海都记者昨日下午,找到了死者的家属,死者的家中,被悲伤的情绪笼罩着。

家属叶先生介绍,谢女士今年才30岁,其儿子亮亮9岁,是独子。事发之前,谢女士和亮亮在外面,说要去买一些教材,没想到回家的路上,突然就遇到这样的事情,经历这件事,亮亮一直很害怕,家人也很担心他的心理受到影响。家属认为,事发时的天气并不差,没有刮大风下大雨,那么大一块广告牌,突然就这么掉下来了,有偷工减料之嫌。

事发后,这家店铺一直处于关门状态,海都记者无法与之取得联系,经了解,安溪凤城派出所在事发后已介入,涉事的品牌专卖店负责人也到派出所协助调查,事故双方正对赔偿进行协商。记者从死者家属处了解到,涉事的品牌专卖店所属公司已派人与他们进行接触。(海都记者 陈邵珣 吕波 文/图)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常熟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重庆眼科医院怎么样

太原看阳痿好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