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降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升降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网络购票之路不能成为农民工的囧途

发布时间:2020-01-14 12:30:16 阅读: 来源:升降机厂家

重庆籍民工黄庆红致信铁道部,称其4次到火车站排队买票未果,工作人员称使用网络或电话购票比排队快,但对民工而言,网络购票比通宵排队购票更不现实。黄庆红称,民工是春运潮主力,他希望多留一部分火车票到售票窗口。(1月5日《重庆晨报》)

又是一年春运时,又是一年回家时。每年此刻,总有万千“一票难求”的故事,总会见到黄牛党是如何猖獗的画面。今年,铁道部有了一些改革措施,如网络订票,旨在向黄牛党宣战,意在告别“一票难求”。

但理想总是丰满的,而现实又多是骨感的。网络订票甫一出来,遭遇的便是质疑,便是技术上的不成熟,如吞钱不吐票等,而今,又发现了另一个极大的“系统漏洞”网络订票之下,农民工(尽管有呼声要取消这个称呼,但在新称呼未出来之前,请允许我这样称呼,这是真诚的,绝无半点歧视意味)成了被忽略的群体,不会上网者成了被遗忘的一族。他们,可能会多次排队,却可能遭遇相同的结局票没了。如果说订票改革是一项进步,可为何带给农民工的,却是更深的苦楚与无奈呢?

面对这“佳节倍思亲”的农民工,居然有人称“网络订票是不可能取消的,这是时代潮流,农民工必须学会,即便学不会,也可以找亲戚托关系网络订票。”对“网络订票”不可能取消,我没有意见,但对无视农民工权益做法,却让人心疼。

事实上,农民工何尝不想学会网络,不想网络订票呢?但问题是,他们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更没有那样的氛围,他们每日辛勤劳作,汗水与泪水的交织,背后是一个“嗷嗷待哺”的家庭,有自己的妻子、孩子,还有年迈的父母。生活的压力与重担,让他们不会,也不可能有时间与精力去开网银,学上网。日复一日的劳作,年复一年的辛勤,机械的动作背后,是对家庭的责任,更的对家庭的爱。

更何况,找亲戚订票的逻辑,也是站不住脚,就如同托关系找铁路内部工作人员要票一样,如果七大姑八大姨的什么亲戚都算上,估计,铁路部门春运期间无需卖票了,早就“内销”完了。

科技的发展与创新,注定网络订票是一种不可回转的潮流,也是一种不能逆反的趋势,但是,任何的趋势与潮流,都不该站在血淋淋的现实之上,不该忽略与遗忘一部分人的权益,以牺牲他们权益的代价去迎合某种时代潮流,这种潮流,注定是不得人心的,如同那带血的GDP。

回家的路,是温馨的,必然带着对一个温馨家庭笑语的记忆,在这样的一条大道上,没有谁的权益是该被遗忘的,无论这人是什么职业,也无论这人是贫穷还是富有。更何况,任何的改革,都应有足够的补救措施,除此之外,也应有一定的缓冲期与适用期。而今年刚开始的这铁路订票改革,更不能让本身便是弱势的农民工变得更加弱势。

有时,我们总是站在自己的角度看待问题,于是才有了实施网络订票的舆论蜂拥,殊不知,在网友之外,还有更多的真实的心声没有被吸纳,这些,代表着另一种民意,不容忽视。当农民工用感人的笔调上书铁道部时,我们或许应该觉悟,再有一些政策的改革,再有一些政策的实施,在网络之外,更有更广阔的民意需要吸纳。或许,我们应该要有站在弱者角度看问题的习惯,这般,才更有利于民意表达。

农民工说订票权被网络剥夺,这只是表面,更“入里”的解释是被铁路订票改革制度的不合格所剥夺。可喜的是,上海铁路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今年铁路部门实施新举措降低农民工团体购票门槛。这,不应是单点的,而应是全覆盖的,而如何避免当前“一个和尚挑水喝,两个和尚抬水喝,三个和尚没水喝”的尴尬改革局面,仍是铁道部与社会最该解决的难题。如此,才是找到“通达回家路”的“方舟船票”。(南朔)

预约挂号服务平台

挂号平台协议

名医汇

挂号收取服务费